星期天在教會的程序表上,看到原來菁已經在香港生下了第一胎……

忽然間,那些往事、很些曾經是如此美好的回憶,一一浮現於腦海中──

──還記得2001/10/07日的團契下午,我拿著麥克風,她彈著鋼琴,跟我說,這首歌給妳獨唱,星期一要來練唱哦!
  然後,我递了一封信給她。
  從此以後,我們三個和她漸漸熟了起來,我們開始通信、開始通電話、開始聊天,甚至開始,每天幾乎天天窩在一起。

──我們去吃冰淇淋,冰淇淋上面所裝飾的一把小雨傘,變成了我們三姐妹的珍貴的紀念,把它留了下來,珍藏起來,直到去年搬家時,我才終於把它扔了。很多事情,沒辦法再回到從前。

──我們一起相約煮東西吃,在約定的那個路口,我們等了又等,等了又等,時間緩慢的流逝,一個小時又一個小時的過去了,她沒有出現,而我們,站在那裡等了她一整天。回到家裡,播電話給她,她給我們的答案,只有一句話:去考試了!
沒關係,被家人說好傻、好愚蠢,我們卻不以為然,因為我們從心底認為,為了一個我們這麼喜歡的朋友,是值得的!
(傻氣!現在想起來曾經的等待,我只能冒出這麼一句話!試問,有意義嗎?)

──我們一起去逛百貨公司,我們一起去拍了大頭貼,生平第一次的大頭貼,是跟她一起拍的。那張照片我們都還珍藏著,盡管那一切都已經消失無痕了。菁,妳呢?妳還保留著那張照片嗎?

──還記得嗎?妳的學校在我們家的隔壁,那天妳翹課了,還無預警的上我們家找我們,那天,我們很開心。

──我們一起躺在床上,一起聊著天,一起討論著我們大家的夢想、未來,將來談戀愛時會怎樣,結婚時又會怎樣,孩子要取什麼名字……我們什麼都能聊,那一刻覺得,有她這個朋友,真的好幸福!還記得她說,將來她的孩子,如果是女的,要叫以琳,如果是男的,要叫以諾。

曾幾何時,我們卻漸漸疏遠了!偶爾在教會碰到面,一個淡淡的微笑(甚至以後連微笑都不需要了),似乎時間在嘲笑著我們當時的年輕、懵懂與無知。

忽然有一天,她結婚了,然後很快的,飛到香港了。

看著這一切的發生,突然覺得好陌生,那些在一起吱吱喳喳、沒完沒了的日子,那些在一起各自編織著屬於自己未來的日子……從什麼時候開始,虛無得猶如不存在於我們之間?她,沒有再跟我們說什麼,她,似乎已忘了我們之間曾有的點點歡笑,她,把所有屬於我們之間的回憶,留下了,帶著另一種新的心情,去了香港!

我們沒有再聯絡!甚至於不知道,目前的她,到底生活得好不好?

──原來一切都真的過去了。

其實,菁,我好想問妳一句話:為什麼,不是以琳?

還有一句我永遠不可能知道答案的問題:菁,妳真的,曾經,有把我們當作是朋友嗎?

──Rachel 2007/05/22日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tacey 的頭像
Stacey

Stacey 馨情.小筑

Stac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