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晨五點的天空灰灰濛濛的,太陽依舊在沉睡中,捨不得探出它的頭顱跟大家打聲招呼。然而溫柔的微風是那麼溫暖地輕拂人們心裡。儘管只清晨五點,教會門口卻已聚集大批人潮,每個人精神抖擻,提著行李,背著行囊,等待體驗一次旅程的來臨──我,也屬人潮中的其一 ──那是2000年,是當年十一歲的我,人生中第一次夏令營。

我還記得當初未經開發的避風角,天空是如何的湛藍;海水是如何的清澈;樹木是多麼威嚴地高昂著;還有那只在電視上見過的鄉下的茅屋屋,一間一間地在偌大的空間兀自矗立著;也還記得那山是如何地難以攀上;又記得沙丘是如何地讓人嘆為止觀……那時候剛進教會不到半年的我,沒什麼朋友,卻在營會中認識了一群不同堂別的朋友,還有那群來自香港,很有親和力的其中兩位導師──慧茛姐姐和淑嬌姐姐。雖然大家早已失聯,然而一起走過的燦爛回憶,卻成為光陰故事中一道美好的印記。那一年,心很清,夢很小也很大。那一年,是我生命中最難忘的夏令營。

2001年,我第二次參加了夏令營,踏上一片我截然陌生的土地──大勒,繼續我的體驗之旅。記憶中的大勒,只是終日連綿細雨,天氣很冷,連講話都會冒出冷煙,雖然許多許本好玩的地點都被陣雨給破壞了,然而煙霧迷濛的大勒是一個多麼美麗而又浪漫的城市──因為在這裡,我認識了兩位來自香港的導師──惠玲姐姐和納哥哥。與他們的相識,開啟了生命中最美好的一段回憶,很多很多事情,很多很多感覺,是他們帶我第一次體驗。雖然一切已事過境遷,水過無痕,然而,2001年的大勒之旅,是我生命中經歷過的最特別的一次夏令營。

2002年,第三次的夏令營,一個讓很多人都深深喜愛的城市──芽莊,是的,那裡的確很美。我記得那裡有著清涼的海水,有著一個小島,小島上遍佈很奇怪的圓型的石頭──圓石灘……除此之外,還有什麼?還有什麼?……原來對於芽莊,回憶顯得有點蒼白。在當時來說,那的確是一次沉悶的夏令營,然而,對於現在已經不能再擁有那些機會的我來說,儘管是生命中最沉悶的一次夏令營,如今對我而言,也都是寶貴的青春寶藏。

2003年開始,我踏入社會工作,從此,我與“夏令營”這三個字告別,夏令營的體驗,就像是屬於青春的一場夢境的探險,無奈,踏入社會的人,沒什麼資格再做夢,於是,04年、05年、06年、07年、08年……夏令營離我愈來愈遠,也愈來愈陌生。

今天,凌晨四點左右,一陣叮咚聲及腳步聲驚醒了連續一個星期都經常鬧失眠的我,早餐的碗筷碰撞聲以及提起行李的聲響、開門關門的聲音──呃,是弟弟參加夏令營去了。那種感覺很熟悉,儘管瞌睡蟲在朦朧中征服著我,然而在半夢半醒的狀態中,我依稀陣得出當初我要準備去教會聚集的那種味道。除此之外,是一種深深的緬懷,緬懷青春的,緬懷逝去的,緬懷曾經的,緬懷我生命中的三次夏令營。

如今,清晨五點多的天空對於我已經太熟悉,熟悉到不再有驚喜,不再有美麗。

九年前的清晨五點多,夢想在起飛;九年後的清晨五點多,夢想已支離破碎,取而代之的,是現實生活中永無止境的三餐糊口打拼。一樣的五點鍾,不一樣的人事物!

揮揮手,告別我生命中的三次夏令營的體驗之旅。

長恨此身非我有,何時忘卻營營?

──Rachel 於2009/07/13日 a.m 8:00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tacey 的頭像
Stacey

Stacey 馨情.小筑

Stac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candicechang
  • 緬懷

    從2002年開始,“夏令營”在我生命中早已成為永遠的過去,時間年復一年地逝去,回首那一年的我們,曾經也拥有一片湛藍的天空啊!

    現在偶爾打開舊相簿,看到照片裡自己跟納哥哥、惠玲姊姊曾經如此深刻的笑容,總禁不住一陣心酸,對於現在的彼此,恐怕殘留下來的便只有照片上那些褪色的笑容吧?

    此情可待成追憶,只是當時已惘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