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個多星期前,跟著媽媽一起到“那邊”去探望剛做完眼睛白內膜手術的外婆,在閑聊之餘,卻沒料到與小舅那個不知是否“名正言順”的太太與兒子碰個正著,當時我仍迷迷糊糊,只以為是在那裡幫忙的人,沒去在意。回家路上,才從媽媽口中得知原來剛才外婆說的是“他”的太太與兒子,只是我自己听不清楚。

其實,年初就從大姐口中知道他有了個兒子的事,卻一直沒有認真想過到底跟他在一起的女人是什麼樣的,當今天毫無預警的碰個正著,相信外婆當時有點手足失措,而我跟媽媽的心情,更多的卻是一種感觸、感慨和深深的悲哀吧!

──我想起他看人的眼光,那種眼睛長在頭頂上,愛口出狂言的人,是他。而如今,他娶來的老婆不會是我可以設想到的類型。

──我憶起當年他的意氣風發,那種把我們東西丟出家門的狂妄,那種對媽媽看似理直氣壯的指責……我再想起外婆的無奈,另外再次浮現起那太太與嬰兒的單薄身影……憶他昔日意氣風發,如今卻徒留空虛惆悵,還要遲暮的老人為他操心。不知他環顧現在,再回想當年光景,作何感想?他曾經有那麼一刻,後悔過嗎?

人類,真的是最悲哀的動物!

其實曾經對他的那種恨,已經消失很久很久,找不到一絲絲痕跡了,只是當那天之後,我猛然發覺,當一個人讓別人為他的處境感到悲哀時,那是真正的孤獨與寂寞!

──Rachel 2010/08/05日 *感慨寫於傍晚*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tacey 的頭像
Stacey

Stacey 馨情.小筑

Stac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晶晶
  • 好奇

    那他的太太是怎麼樣一個人呢? 你又怎麼為他的處境感到悲哀呢?
  • 說真的,他太太是一個在人群當中絕對不起眼的人,以他的個性、眼光,他的心高氣傲,你不會想像得到他會娶一個長這麼樣的女人,不是鄙夷,真的是事實!

    至於感到悲哀的是,想當年他不顧一切想把我們趕走,目的就是為了把房子租出去好每個月固定收房租,不必出去工作,結果現在我們有了自己的家了,他卻有家歸不得,在靠近鄉下那裡租房子住。

    Stacey 於 2010/09/11 17:00 回覆

  • 晶晶
  • “命運”是很奇妙的東西!
  • 神的意念高過我們的意念,
    神的道路高過我們的道路。

    Stacey 於 2010/09/15 22:06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