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中:
我:妈,没钱了,打点钱吧。 
妈:多少? 
我:200
爸:给300吧,钱多放点,当心身体。 
我:那我上课了,早点给我打钱。 
第二天,账上多了500块。

大一: 
我:妈,我想家了。 
妈:啥时候回来? 
爸:缺钱了吧,爸给你打。 
我:没,不习惯,就是想家了。 
爸妈:嗯,放假早点回来,早点买票,当心身体。 
爸后来告诉我,打完电话,妈哭了,非怪我爸,当年任由我自己选了这个不熟悉的城市。

大二 大三 
妈:你很久没打电话了,忙什么呢? 
我:事情多啊,没时间哎。 
爸:你妈想你了,她一个人在家,没事多打打电话。 
我:知道了,最近忙呢,有时间再打。 
爸:什么时候的车,回头来接你。 
我:不用了,今天留在县城了,在同学家吃饭。 
妈:我做了一桌子的菜呢,咋又不回来了。 
我:难得回家和同学聚聚嘛。 
妈:你也难得回家,我们半年才看到你一次啊。 
终于到家了,吃饭时间已经过了,饿得很,冰箱里满满的菜,几乎都没动过,老妈说,你不在,你爸喝酒都没有心思。

实习: 
我:妈,实习太苦了,我要回家。 
妈:回家,歇着,养得起。 
爸:回家,你爸还能干活呢,连你都养不起,我白混了。 
他们的话,让我很没志气地跑回家躲了很多天。

实习到东北: 
妈:最近还忙啊,吃饭了没有啊。 
我:很忙呢,随便吃了点面。 
妈:不能光吃面,要有营养的,哪怕到外面点个菜吃。 
我:嗯,知道了。 
过年回家,院子里晒了N多干货,香肠,家里N多腌制的鱼肉。老妈说,这些不烦神,直接就可以烧了吃了,比吃面条好多了。她冬天手都是开裂的,那些腌肉,都是用盐细细抹好的。 

现在: 
我:妈,等我稳定了你出来玩吧,我现在有钱了。 
妈:你能有几个钱,外面花费那么贵,省着点。 
我:我真有钱了,你来也有地方住。 
妈:我还得照顾你爸呢。 
老爸是离不开老妈的,我知道,老妈永远是个操劳的命。 

每天一个电话,就那么几句话,以至于我觉得老妈都烦了。前天太忙几天没给家里电话,昨天打回去,刚响,老妈就接了,问冻着没,问吃饱没,问累着没?我以为每天都有电话,没有那么多话说的,其实她一直在等我的电话。 

每次回家,桌上总有那么些个你喜欢的菜。 
每次聊天,他们总是会问问,吃饱没,穿暖没,累着没,而我们很少或者根本没有问过。 
他们曾經是天,说一不二,你从不能违抗。可是现在,他们都听你的了,你说什么都是对的了。因为他们老了,他们开始寻求依靠了,而他们这辈子,拥有的只有我们。 
多打打电话吧,三分钟的时间真的没有那么难挤出来。可以和爱人一天一个小时,也请给他们三分钟的时间吧。问问今天忙些啥,问问今天吃些啥,就像当年他们问我们的一样,他们不会像我们那样,觉得烦了。 

记得有一次跟朋友聊天,朋友说:“就按我一年回家5次算,保佑咱爸妈能活到100岁也就还能见他们200多次,真少!”我努力地连掰指头带思考地想了想,确实!

這篇文是我在朋友的網站上看到的, 看得我鼻子酸酸的. 每天一个电话,就那么几句话,以至于我觉得老妈都烦了。雖然我們不是每天一個電話, 但說來說去都是那麼幾句, 我覺得煩是真的, 所以現在都沒有“抽時間”跟家人聊天. 偶爾我會想, 有一天, 當我意識到這個“煩”有多好的時候, 也許, 這個“煩”已離我遠去.

創作者介紹

Stacey 馨情.小筑

Stac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